中国分析测试协会
China Association for Instrumental Analysis

建议修订传染病防治法,增加信息技术运用

文章来源:科技日报
2020-05-23 23:25



  科技日报 金凤

  建议在《传染病防治法》中,增加传染病防治中信息技术运用的内容;建议建立动物和人类“共病”风险预防和管控体制机制……

  我国现行《传染病防治法》于1989年制定后,于2004年、2013年两次修订,一直沿用至今,为预防、控制和消除传染病的发生与流行,保障人体健康和公共卫生,提供了良好的法律保证。

  但新冠疫情的暴发,对我国传染病的防控和公共卫生管理提出了新的课题。23日,多位全国人大代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建议修订《传染病防治法》,将现代科技成果的有效运用在修订中固化下来,同时完善公共卫生应急物资保障、完善传染病防治部门职责。

  建议增加动物源性传染病的防治

  伴随社会经济不断发展,疾病、新发传染病不断对社会治理提出新挑战。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杨震认为,《传染病防治法》虽然将野生动物纳入了传染病防治,但管理职责却主要是对非卫生健康管理部门的政府农业、水利、林业行政部门的要求,且对野生动物的关注主要是人畜共患传染病的防治,而非动物源致人的传染病(动物源性传染病)的防治。

  他建议,将《传染病防治法》第十三条第二款与第三款修改为:“各级人民政府农业、水利、林业行政部门按照职责分工负责指导和组织消除农田、湖区、河流、牧场、林区的鼠害与血吸虫危害,以及其他传染病的动物特别是致人类传染病的动物和病媒生物的危害。铁路、交通、民用航空行政部门负责组织消除交通工具以及相关场所的鼠害和蚊、蝇以及其他传染病的动物特别是可能致人类传染病的动物和病媒生物的危害。”

  《传染病防治法》第二十五条修改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林业行政部门以及其他有关部门,依据各自的职责负责与人畜共患传染病有关的动物传染病的防治管理工作。与人畜共患传染病有关的野生动物、家畜家禽特别是可能致人类传染病的野生动物,经检疫合格后,方可出售、运输。”


  建议加强信息技术在传染病防治中的运用

  在此次疫情防控中,远程医疗服务、互联网医院、通讯大数据运用等现代科技成果发挥了巨大作用,有效提高了防控的效率和效果。5G智能医护机器人、5G热力成像测温仪、消毒机器人、负压救护车接连上阵。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律师协会副会长车捷建议,在《传染病防治法》中,增加信息技术运用的内容。例如,用互联网技术做好传染病信息的登记、排查、信息上报和监测预警等工作;建立部门信息共享机制;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新一代通讯等技术,发挥其在疫情监测预警、疫情追踪、流行病学调查、密切接触者管理、重症患者远程会诊、院感防控、防控物资溯源调配等中的作用。

  此次疫情中,全国各部门团结协作,建立起集中统一高效的领导指挥体系,健全和优化了平战结合的联防联控机制,国内疫情总体得到有效遏制。

  不过,车捷发现,《传染病防治法》第六条第二款,对政府及相关部门的职责、权力等界定尚未完全厘清。

  他建议,增加部门职责条款,进一步明确卫健、公安、交通、工信、财政、发改、教育、民政、市场监管、药监、医保等重点部门在传染病防治工作中的职责。同时,增加建立健全群防群控制度的相关表述,细化明确基层组织、社会团体、人民群众参与传染病防治的权利、义务和责任。

  新冠疫情防控期间,尤其是初期,包括医疗在内的各种物资保障严重不足。车捷认为,《传染病防治法》第六十三条规定过于笼统,对储备执行机构、储备方式、物流保障措施、储备品类、应急调度没有明确的规范,在财政保障、法律责任方面,也没有相应规定。

  他建议,在《传染病防治法》中,明确完善公共卫生应急物资保障制度的相关要求,按照集中管理、统一调拨、平时服务、灾时应急、采储结合、节约高效的要求,围绕打造医疗防治、物资储备、产能动员“三位一体”的物资保障体系,完善应急物资储备品种、规模、结构,创新储备方式,优化产能保障和区域布局,健全公共卫生应急物资保障工作机制,确保重要应急物资关键时刻调得出、用得上。

  此外,他建议,增加个人违法责任承担内容、完善监督管理制度,